????渝都城,大雨滂沱。

????无情的雨水滴滴答答的落下,如同那竹帘子一样,一下一下的击打着屋顶,城墙,地面,仿佛在洗刷这一座朝气蓬勃的新城。

????明侯府昭明阁。

????牧景站立在屋檐之下,目光远眺,看的是西北的方向。

????“你担心西北?”

????戏志才从堂里面走出来了,看着牧景这抑郁的神色,试探性的询问。

????“担心?”

????牧景轻轻的摇摇头:“西北之局,成败都无所谓,现在的西北贫瘠不说,也太乱了,想要收拾乱局,起码要耗我们好些年的功夫,相对而言,只是一个累赘而已,即使收复了那边,能从那边调兵,调来的兵,我们敢不敢用,还是二话,不管是羌人,还是西凉,没有十年功夫,谁敢说收为己用啊!”

????西北和大局有关系。

????但是关系不大。

????西北的成败,很难去影响中原的得失,所以即使曹操袁绍刘备他们会动,也只是试探性的动,不会有大动作的。

????“那我们还调动这么多主力,甚至把黄巾军压上潼关,逼得中原曹军袁军都不敢轻易出兵西凉?”戏志才的军事造诣绝顶一流,在明侯府阵型之中,堪为第一,但是政治上就略输一筹了,所以他做不了的胡昭能做的工作,胡昭却能做得来他能做的,这就是区别。

????当然,戏志才年纪还不大,还有成长的空间,只要在格局和眼界上开拓出来,他的聪明才智也能为他成就宰执之位。

????“不过只是中原大战之前的一次先子试探而已,下棋,总要先试探一下对方,但是能试探出多少东西,还得看自己的本事,我下子无悔,倒是曹孟德他们,应该担心一下!”

????牧景冷笑。

????“那看你面容微沉,有些心思沉沉的样子,你在想什么?”戏志才问。

????“在想羌人啊!”

????牧景道。

????“羌人!”

????“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今蛮族已顺,可未必稳,蛮人内部,反我们之心,并不少见,沙摩柯和孟获都好掌控,但是……”

????牧景叹声的道:“那闵吾呢?”

????“闵吾怎么了?”

????戏志才不是很明白,他沉声的道:“自闵吾入我明侯府,一直都是兢兢业业的,作为一个羌人,他能做到这一步,难能可贵!”

????“所以你会认为,他会绝对忠于我们明侯府?”牧景反问。

????“如若他都能反,那明侯府嫡系都未必能信得过!”戏志才看着牧景,道:“最难最难的时候,他都挺过来了,没有理由反我们啊!”

????如果闵吾想要反,他有很多机会能做得到的,特别是之前关中西凉的血战,他要是和越虎联合起来,牧军不要说损失严重,而是必须元气大伤,别说拿下荆州,甚至连长安都保不住,益州北疆甚至都会丢掉。

????可这一战,闵吾表现出来的英勇,表现出来的忠心,征服了所有人。

????“越是如此,反而越是担心啊!”

????牧景长叹。

????闵吾这人,是一柄双面刃,真正的文武全才,所谓的文,不仅仅指的是文学素养,更多的是心思,一种大局观上的谋略。

????看似落魄,可却藏着不可一世的傲骨,这是一个能乘东风扶摇直上的枭雄。

????他遇见的牧景。

????算是遇到的东风。

????但是扶摇直上之后,他能在权力之下保得住本心,那可说不定,西羌部落易守难攻,如果归藏于积石山上,除非倾尽主力,不然恐怕很难进攻,这也是西羌部落能在西海立足千年余的根基。

????那可是从西周时代就已经存在了古老部落,有自己的生存智慧。

????戏志才闻言,心中微微一沉:“你怀疑他?”

????“是不是很多疑?“

????牧景笑了笑。

????“只是感觉有些不好,毕竟他如今可是功臣,参狼羌都他都贡献出来了,如今已经融入了我们的生活之中,他应该不会有二心!”

????“希望吧!”

????牧景叹气,人心隔肚皮。

????他微微抬头:“如果计划成功,现在马超已经反了,闵吾也应该当了羌王,西北的归属权,也快有了一个结果了!”

????“是快了!”

????戏志才点头:“今岁之前,西北肯定会有一个结果!”

????“主公!”

????一个身影若有若无的出现,带着蓑衣,步伐却不染水迹,站在十步之外,躬身行礼。

????“回来了?”

????牧景斜睨了一眼。

????然后对戏志才说道:“去忙你的事情吧!”

????“诺!”

????戏志才转身,他和来人错身而过,他自然知道这是谁,景武司之中,谭宗算是一个人物,但是被放在的明面上,要说了解,也不难,最神秘的还是那个右司指挥使。

????这就是那个右司指挥使。

????“进来吧!”

????牧景跨步入中堂,淡淡的下令。

????“诺!”

????赵信摘开了身上的蓑衣,随着牧景的步伐,走进了富贵堂皇的中堂之中。

????……………………………………

????西北的局势一遍再变。

????本以为北地军和牧军打起来,很多人就能捡一个大便宜,可谁也没想到,陇西军在这一刻突然之间内乱了。

????马超率军围汉阳冀城。

????冀城里面的是马腾。

????马氏父子的对决,这让西北这场戏,一下子变得精彩起来了。

????“兄长,你到底要干嘛?”

????大营之中,马休虎眸怒然,瞪着马超。

????“你不是看到了吗?”

????马超的声音淡然如斯,只是轻蔑了撇了他一眼,仿佛连解析都不愿意给他解析一个。

????“兄长,你要反父亲,父子相残,你要让天下人都看我们马家的笑话吗?”

????马休咬牙切齿。

????“说得你倒是忠孝的很!”

????马超笑容有些冷漠:“那我的问问你,这朝廷给你许了什么样的职位,哦,不对,应该是贾文和给了你什么样的承诺,才对吧!”

????“你,你……”

????马休面色一下子苍白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想知道,自然会知道的!”

????马超淡淡然的道:“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谈,进城吧,告诉贾文和,我马家的事情,不管他的事情,限他三日,滚出汉阳,不然,杀无赦!”

????“另外……”

????马超把手中的一份名单丢了下去:“我不想自己手上染了太多陇西儿郎的鲜血,你自己收买的人,自己带走,今日之前,离开大营!”

????他可以杀。

????但是不代表愿意杀。

????陇西军的根基,都是出自陇西郡的军将儿郎,要是杀一批,陇西军不仅仅伤元气,还真的就内乱起来了。

????“兄长当真本事绝顶!”

????马休瞳孔睁大,脸色苍白的很,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丝的恐惧。

????“我哪有这样本事,征战沙场,搏杀两阵之间,我倒是自认无敌,可这种脏人眼睛的事情,我可不擅长!”

????马超淡然的道:“这是牧氏给我的,你们做事情,太粗糙了,读了这么多的书,你难道不知道,谋事不密则成害吗?”

????“兄长投靠的牧氏?”

????马休拳头攥紧。

????“还没有!”

????马超淡然的道:“回去,告诉父亲,我给他一天的时间,明日正午,城门之下,让他来见我,过时不候,届时莫怪我心狠手辣!”

????说着,他有些疲倦的挥挥手,让马休离开。

????马休离开了半个时辰之后,马岱匆忙的走进来了:“兄长,你当真让马休把人带进城去?”

????“无妨,留不住的心,要人也没用,与其成腹背之势,不如让他们自立阵型,即使打起来,起码我们不会误伤!”

????马超平静的回应。

????“可这样以来,必然加大的城中的守城之力!”

????“我又不是要进攻冀城!”

????马超道:“我只是要见父亲而已,见完就走!”

????“走?”马岱皱眉。

????“往后的路,就在父亲的一念之间了!”马超悠悠然的说道。

????他是一个很固执的人。

????他必须要一个答案。

????这才能让他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该如何去走。

????……………………

????入夜,夜色十分寂寥,广阔的星空上只剩下一片幽暗,星月无光。

????冀城。

????太守府。

????府邸后院。

????马腾坐在藤椅上,他能活动一下身体了,散功的毒药给他身体带来的负荷很大,数十年的功夫一朝丧,也影响了一些身体的器官。

????这让他恢复了很久,才能让身体稍稍的动一动,甚至连走路都还不行。

????“他当真如此说?”

????马腾看着马休。

????“是!”

????马休拱手说道:“兄长是这样说的!”

????“我知道了!”

????马腾低沉的说道。

????“父亲!”马休皱眉,他总感觉马腾太镇定了吧,这都打到家门口了。

????“下去吧!”

????“父亲,我们还有机会的……”马休想要说什么,但是很快被马腾打断了。

????“下去!”

????“诺!”

????马腾数十年来的威严,还是让马休不敢忤逆,愤愤的离开了太守府。

????“你的这儿子,有点莽啊!”

????贾文和腮帮子有些疼,声音略显幽怨。

????处心积虑这么久,给一个莽夫给搅乱了。

????“你也该走了!”马腾斜睨了他一眼:“不管我们父子怎么样,孟起既然说的话,你要是不走,恐怕活不过明天!”

????“马超居有如此的能耐?”

????贾诩皱眉。

????“他有!”马腾说道:“陇西军中,包括这座城里面的人,他振臂一呼,尊他之人,如风从云,络绎不绝,必能让你们无地可容身,找出来就是暴晒在日光之下的老鼠,虎豹一抓便可撕裂,毫无还手之力!”

????“好一个马儿,小瞧他了!”

????贾诩咬咬牙。

????“你想要的我给你,把休儿带走吧,城中五千军,也归顺你们了!”马腾道。

????“你什么意思?”

????贾诩有些不明白了。

????“我累了!”

????马腾平静的说道:“中原那棋,太复杂了,我们西凉的人,还真下不了,陇西军分裂,或许更加合乎你们的算盘吧!”

????“哎!”

????贾诩叹气了:“非我要咄咄逼人,天下局势如此,不争则死,我也是西凉的人,我也希望西凉好,可如今的西凉,只剩下一柄明晃晃的刀了,谁都想要这柄刀!”

????“明白!”

????马腾笑了笑:“走吧,街亭那边还有三千将士,他们会尊休儿的,得陇西八千将士,加上休儿的影响力,日后西凉,你们还有争一争的能力!”

????“你为什么不走?”

????贾诩问:“你离开冀城,还有杀回来的机会!”

????“我说了,我累了!”

????马腾摇摇头。

????“累了?”

????贾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

????翌日。

????正午,猛烈的阳光普照大地,红彤彤的一片,让人有些闷的难受。

????冀城。

????城门下。

????关闭的城门突然被打开了,寂寥一片,只有一人,缓缓的骑着马,从城门口走出去,一步,一步,走的很缓慢,也很艰难。

????这人,披甲,持枪,威势凛然。

????“马孟起何在?”

????他低沉的声音响亮。

????马超从本阵之中策马而出,手中的枪法发出金灿灿的光芒,一步跨过去,停在了护城河的对面,摇摇而对。

????对面的人,他陌生,又熟悉。

????“为何而来?”

????马腾举起兵器。

????“就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怕父亲不肯回答,所以兴兵而来!”

????马超打量着他。

????青鬼明明说,他已经散功了,甚至不能自我,动惮不得,这回就算是身体无恙,也不应该能有这般威势才对?

????“问!”

????马腾吐出一个字。

????“青鬼告诉我很多东西,但是我不相信,我一定要问你,青衣羌的一切,我可以不在意,我就问一个问题,母亲怎么死的?”马超咬着牙齿,问出了他最忐忑的问题。

????“我杀的!”

????马腾坦然:“本就子大难产,她不想活了,我也不能让她活着,所以我保了小的,舍了大的!”

????“很好,父亲,你很真诚!”

????马超的一口气,忽然就顺了,他的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锋利起来了,好像是一柄即将要出鞘的利剑一样。

????“其实我知道,这一件事情,你早晚会知道了!”

????马腾淡然的道:“可是你知道了,又能如何,马超,你是马家的男儿,总有一日,当你背负马家的命运,你也会如同我一样的选择!”

????“后悔过吗?”马超依旧有一丝丝的寄望。

????“不!”

????马腾也吐出了一个回答。

????这个意义很广泛。

????不能,不愿意,不可以,都可以。

????但是却是他最真诚的回答。

????“我得到了我的答案,今日来,向父亲拜别了!”马超跳下马背,对着马腾,毕恭毕敬的叩响了三个响头:“从今往后,你我父子情断!”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732/1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