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让汪虎山完全傻b了,他不是没有怀疑周铭突然来这里是不安好心,但却怎么也想不到周铭居然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大哥您老这么不带委婉的吗?

????不过汪虎山也不是个二百五,他只愣了一会马上说道:“我不明白周铭老板你在说什么?我的确是跟王主任有点交情,但这和我们竞标可没关系。”

????周铭听完点点头,然后拍拍汪虎山的肩膀对他说:“谢谢,我知道了。”

????周铭的话让汪虎山一脸懵逼,完全不明白周铭这又是唱的哪出,当然既然已经面对过一次周铭的突然袭击,汪虎山有了准备,自信绝对能应付周铭的下一次突然袭击。

????只是汪虎山准备好了,周铭这边却不玩了,在这一次的突然袭击以后,后面周铭都是跟汪虎山吃吃喝喝吹牛打屁,照正常的饭局套路进行,甚至连任鲁军和许经理也加入进来,整个饭局氛围其乐融融,一直到饭局结束周铭带着任鲁军和许经理离开,都没再说什么。

????这让汪虎山都有点怀疑人生了,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听到周铭那么突然发问了。

????周铭这边离开回到自己的车里,任鲁军突然问他:“周铭先生,找出幕后黑手才是你过来的真正目的吧?”

????刚才饭局的时候,任鲁军和许经理都坐在周铭身旁,因此周铭突然问汪虎山的那句话尽管声音不大,但他们肯定都听到了;不过就算他们没听到,周铭也没打算隐瞒,点头告诉他们就是这样。

????想想也知道,虽然闷声发大财的愿望很重要,但周铭也不可能为了这样一个理由,专程找上门去捣乱别人的饭局吧?这怎么想都太离谱了。

????其实周铭真正的意图就是想搞清楚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他知道在现在这个时候能出面宴请这些记者的,只能是之前在竞标会上丢了面子的汪虎山,那么要想搞清楚他背后的人,从他身上着手无疑是最直接的。

????“那周铭先生您得到答案了吗?”许经理也很关心。

????周铭点头回答自己已经得到了答案,这就让许经理搞不懂了,因为她也留心了,周铭只在这次饭局上问过一次这个问题,其他甚至连旁敲侧击都没有,难道说周铭搞了什么心理暗语不成?

????周铭真是让许经理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弄得哭笑不得。

????倒是旁边的任鲁军,他想到了什么:“是犹豫,当周铭先生问他那个问题的时候汪虎山有些仓促犹豫,就是这个犹豫出卖了他。”

????任鲁军随后还分析,其实周铭早在之前肯定就对此怀疑了的,只是没办法证明什么,直接找汪虎山人家有心理准备就不好了,而现在这个机会就很好,临时过去搞突然,又在饭局上,突然抛出这个问题。

????“所以说无论汪虎山如何回答,那都不重要了,只有他听到这个问题第一时间的反应,才是答案对吗?哇,周铭先生您这也太厉害了,福尔摩斯呀!”许经理接过任鲁军的话题分析惊讶的说。

????“那当然,所以周铭先生才是我们的老板!”任鲁军也骄傲的说。

????周铭搔搔头不好意思的表示他们过奖了,因为其实他们都猜错了,周铭并不是在那个问题确定的,周铭那么问,只是有点恶趣味的想看看汪虎山的反应。

????至于答案……那反而是最简单的,要知道汪虎山的燕山电缆之所以几年来一直都是电信局的御用供应商,都是王家父子赏饭吃的结果,他的项目都是通过关系搞来的,那么要说有谁能指使他做事,那几乎都是不用动脑子的。

????而且这一次竞标的手笔,也很像那边之前的做派,那就再没什么疑问了。

????周铭很想说自己并没他们想的那么福尔摩斯,但对于任鲁军和许经理这两个重要的合作伙伴,周铭也不好打他们的脸,就随便他们说吧。

????“那汪虎山就这么放过啦?他不仅招标上出了阴招,还专门从记者这边下手封杀您。”许经理问道。

????周铭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询问前座上的任鲁军,任鲁军想了想回答:“周铭先生早就布好了局,只怕汪虎山那边会有人收拾他的。”

????……

????周铭这边送人离开,汪虎山那边也送走了所有记者,可他还没来得及回自己的酒店房间休息,就接到了王盛龙的电话。

????这时已经因为饭局有点晕晕乎乎的汪虎山马上坐了起来。

????王盛龙那边也没跟他客气什么,只是直接让他过去一趟枣园茶楼,他在那里等他。

????虽然汪虎山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但龙哥有命,他也只能马上赶过去了。

????于是汪虎山很快从床上起来,然后匆匆洗漱整理一番就出门去了枣园茶楼,连头型都来不及做,生怕让王盛龙在这久等了。

????到了茶楼,汪虎山在服务员带领下来到了王盛龙开好的包厢,汪虎山果然在这里见到了王盛龙,汪虎山笑着向王盛龙问好,然后坐在了王盛龙面前。

????王盛龙抬头看了他一眼,询问汪虎山要不要醒醒酒,汪虎山连连摇头表示不用。

????“既然不用那我就直话直说了。我王盛龙自问一向对兄弟不薄,却没想到你居然出卖我!”王盛龙说着突然神色一凛,就连一直在手上把玩的茶杯也突然重重的放在了茶几上。

????汪虎山被吓了一跳,他连忙说:“我没有啊,龙哥您这说的什么话。”

????汪虎山是一头不明所以的雾水,但看着王盛龙脸上的冷笑,他紧接着他反应了过来,一身的酒也给吓醒了,他急忙又说道:“龙哥我想您一定是哪里误会了,今天的饭局我并没有邀请那个周铭,是他自己过来的,您要相信我呀!我本来就是打算找媒体封杀他名字的,怎么可能还会邀请他来……”

????话还没说完,就被王盛龙狠狠打断了,他指着汪虎山:“难道你以为我会因为这点破事专门叫你过来吗?你难道忘了自己跟那个周铭说了什么吗?”

????汪虎山一脸茫然的表示自己什么也没说,王盛龙带着满脸冷笑:“好一个什么也没说,三虎子你当我是傻子吗?你什么也没说他会感谢你,还会帮你买单?难道你想说这些也都是误会吗?”

????汪虎山这下才明白问题出在哪了,他急忙解释自己当时真的什么也没说,他也不知道周铭为什么要感谢他。

????但这时王盛龙却摆手让他不用解释了,因为无论他怎么解释都不会听了。

????“关于燕山电缆的股份,你自己想办法找人接手,还有钱行长那边,你也自己想办法,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王盛龙说着倒好一杯酒放到汪虎山面前,然后起身离开。

????汪虎山颓然的坐下,他知道自己和燕山电缆都完了,别看他的燕山电缆作为电信局的御用供应商,但实际上也就开始那一两年好一点,现在随着杨晓成了电信局总经理,他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不好过了。到了现在几乎就是在靠着银行贷款和卖股份勉强过着,要是资金流一断,厂子要不了半年就得破产。

????他也没喊住王盛龙,因为他跟着王盛龙不是一天两天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跟清楚再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

????最重要的,是他根本没办法证明自己。

????最后汪虎山在这个茶楼包间里嚎啕大哭,悔恨自己不该把周铭得罪那么死,导致自己一点退路也没有了。

????只是这个时候后悔这个也没啥用了,就算他去周铭面前忏悔也没用。

????当然……他也不知道周铭在哪。

????……

????汪虎山这边被任鲁军一语成谶的倒了霉,他焦头烂额的忙着处理自己公司的各种事情,甚至都忘了自己约见那些记者的事情。

????于是第二天汪虎山这次饭局的影响逐渐显现出来,果然在第二天各大媒体对华通公司第一次竞标的报道里,只提到了夏为公司的3G技术方案,还有夏为是如何现场勘查燕南里的,甚至还提到了夏为公司的代表现场是如何戳穿竞争对手的伪3G方案的。

????然而周铭这个名字却从头到尾都如同消失了一般,果然没被提出来。

????其中一份报纸也被送到了中南海,两位老人就坐在各自的椅子上看着报纸,其中一位戴着黑框眼镜,他慢慢合上报纸,并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然后问道:“赵森同志你对这个事情怎么看?”

????对面那位也合上了报纸:“他们这显然就是要封杀周铭,或者说害怕周铭的名字出现在大家面前。”

????他想了想随后又说:“不过我也听说后来周铭小同志后来自己还去了饭局,表示希望记者们不要报道自己的名字,似乎他也能理会到闷声发大财的道理。”

????“闷声发大财?”

????林泽康笑了笑:“你真相信他这么说吗?我认为他只是没办法罢了,毕竟谁不想名利双收呢?”

????能坐到二号的位置上,赵森必然是很有智慧的,他立即体会道:“那您的意思是?”

????林泽康的脸色逐渐变冷了:“我觉得有些人是该敲打一下了,免得让某些人觉得还有自己的自留地!邮电分离拖了这么长时间,就是想给他们一个台阶,可他们自己却要上天,那就没办法啦!”


欢迎大家访问:空城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kcshu.com/book/1309/2598/